• 返回: 火影之痕

  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齊聚一堂(上)

        宇智波斑多牛逼,五影之中,雖然只有大野木切身體驗過,但是斑與柱間平定亂世的名頭,可是經久不衰

        柱間是力壓其他四影,在他活著的時候,沒人敢造次。

        而斑是唯一能與柱間打個四六開的對手。

        跟某個八百里外,扔一發手里劍,回去逢人就吹,說自己跟柱間交過手的貨不一樣。

        正因此,五影極為重視宇智波帶土的宣戰。為了應付接下來的戰爭,木葉與云忍,率先將兩大影級強者漩渦鳴人,奇拉比騙去了不知名島上去了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奇拉比是極其完美的人柱力,能最大限度使用八尾牛鬼的力量。在戰力上,恐怕比如今的四代雷影都要強上少許。

        漩渦鳴人就更了不得了其成長的速度,甚至超過了隆則。

        讓隆則單挑六道佩恩,勝負還未可知。

        漩渦鳴人卻做到了

        將如此兩大影級強者中的強者,騙到了海外。五影對接下來的戰爭,抱著什么樣的心態,就可想而知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勝券在握,五影盡可以讓八尾,九尾出來得瑟。就像佩恩入侵的時候,綱手相信鳴人,所以叫蛤蟆傳言,讓鳴人從妙木山回來。

        因為五影沒有把握,所以做好了相應的打算。所以他們接到無痕的請柬,一個不落的,全部來爹之國參加隆則的婚禮了。

        爹之國的軍事實力,完全是靠無痕和隆則撐起來的。無痕還是忍界公認的天下第一大魔頭。其實力,在第四次忍界大戰中,就讓所有人見識到了。

        五影在他面前,單挑群毆都不是個個。

        如果這次戰爭,五影能拉攏一葉無痕、隆則,那么他們面對宇智波斑的戰爭,勝算直接上八層。

        七號擺好了桌子,身邊放著倆大麻袋,一看就是有備而來。

        無痕是不可能讓七號負責份子錢的。他一幫分身什么德行,他看他自己就知道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是原先負責這一塊的人,被七號扔到廁所里了。

        而七號又與一葉無痕長的一模一樣。

        在酒店婚場里,誰敢管他。

        這邊剛擺好位置,第一個客人就來了七號一看,不認識,不過對方遞過來一個紅包,七號還是本能的笑臉相迎。

        七號伸出雙手,道∶“舟車勞頓,辛苦辛苦”

        對方也與七號熱情的握了握手,道∶“恭喜啊恭喜,高足成婚,可喜可賀”

        “謝謝,謝謝”七號回道∶“我是早盼著這一天啰”

        對方道∶“等高足生下一男半女,您可就等著含飴弄孫了”

        “借您吉言,借您吉言”七號看后面來人了,趕忙說道∶“您里面請,里面請,隨便坐,吃著喝著,吃著喝著”

        對方點點頭,進了酒店會場。

        七號直接打開紅包,對著話筒,進行了全酒店直播,他道∶“鐵之國高清下碼,贈禮金一千兩”

        往前沒走幾步的高清下碼,一聽,差點打了一個踉蹌

        哪有送禮金,現場廣播的。

        而且,說完前面兩句,七號還附加了一句自己的評語∶真特么摳門

        一轉頭,見下一位已到自己跟前,七號滿面喜色又涌上心頭,道∶“旅途艱辛,辛苦辛苦”

        那人呆了三秒,然后說道∶“我來是想借個廁所,請問洗手間在哪”

        “滾”

        那人連忙跑出了酒店大門口,然后找了一個沒人的地方,又往紅包里塞了一點。

        “霜之國小丑太郎,贈禮金五萬兩”

        “草之國百葉空,贈禮金三萬兩”

        “湯之國越之間,贈禮金五萬兩”

        “嗨無痕,好久不見”穿著綠色馬甲,護額遮住半只眼的卡卡西,出現在了七號面前。

        “千里迢迢,辛苦辛苦”七號一視同仁,照樣說著客套話

        卡卡西指了指大門外,道∶“綱手大人也來了”

        七號臉都不轉一下,依舊一臉和氣的看著卡卡西

        意思很明白,禮金,給我禮金。

        綱手算什么東西,他還揍過呢

        綱手大步走進了大門,步伐沉穩有力,極有男兒風采她身后跟著靜音,還抱著豚豚

        七號熱情的伸出雙手,去握綱手,道∶“日夜兼程,辛苦辛苦”

        握了綱手,又去握了靜音,同樣說道∶“跋山涉水,辛苦辛苦”

        靜音剛說了一句∶“無痕,你還好嗎”

        不等七號回答。

        綱手雙手交叉環胸,語氣不咸不淡道∶“看你氣色不錯,風采依舊啊”

        “哪里哪里”七號謙虛道∶“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嘛”說完,眼神朝后頭瞧。

        綱手知道他什么意思。對靜音道∶“把禮金給他,我們先進去。”

        靜音從兜里,拿出一個紅包,遞給了七號,并說道∶“這是我們木葉村的一點心意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你說你們來就來嘛,還送什么份子,不顯了咱們之間生分了”說是這么說,七號手腳不慢的,將紅包拆開來了。

        一看份額,臉就沉下來了。拿著話筒喊著∶“木葉村十萬兩,綱手,卡卡西,靜音空著手”

        他這一說完,原本都離開幾步的綱手,嘎一下,止住了身子,緩緩回頭,跳著青筋說道∶“你說什么”

        靜音跑回來,到七號跟前道∶“我們不是沒有,里面不是有十萬兩嘛”

        “這不是你們木葉村的嘛又不是你們個人的。我們這公私分明,個人和集體都分的很開”

        這話還沒落下,綱手一個閃身,就越過了靜音,跳起身子,一個后腳跟就要砸下來。

        七號輕輕抬手,穩穩當當的抓住了綱手的腿。冷笑了一聲,七號一推力,將綱手的大腿,往上推去了。

        綱手在空中旋轉了三圈,落在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落的還算穩定了。

        卡卡西與靜音,立馬站在綱手的左右

        靜音剛要說話,綱手一擺手,道∶“算了,我們先進去。”

        等綱手走后,沒過多久,又來了兩個熟人。卻是日向日足和日向雛田。

        “賢弟”日足微微躬身

        “義父”雛田輕聲叫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除了錢,七號不會對任何人有區別對待。七號伸出手,跟日足握了握,道∶“風塵仆仆,辛苦辛苦”

        正眼都沒看雛田一眼。

        心里知道,這錢得出在日向日足身上。

        日足畢竟是一族之長,日向家族如今又是木葉最大的血繼一脈。一些場面話。自然說的老道。

        日足微笑道∶“隆則結婚,我一收到請柬,就帶著小女,馬不停蹄的趕來了。”

        七號也客氣道∶“原本沒想告訴你們的,畢竟路途遙遠,交通不便,我尋思著,隨便叫一些風之國、水之國的朋友過來熱鬧熱鬧就完了。可轉念一想,隆則結婚這么大的事,不告訴你們一聲又不合適,畢竟大家都認識。以后再遇上了,臉上不好看你說是不是。”

        話鋒里帶刺啊

        “要來的,要來的”日足語氣不變道∶“隆則這孩子,也算我看著長大的,說是子侄一點都不為過。又是小女的同伴隊友,這關系我是非來不可啊。”

        子侄同伴開玩笑吧七號很想說一句,我們爹之國核心就是六親不認。

        當日足遞過來一個紅包后,七號當面拆開來立馬合上,臉上跟幻燈片似的,變了幾遍,最后定格在燦爛上

        “愚兄,你能來實在是太好了,昨天我還跟隆則說呢如果你日足柏柏能來,那是對他最大的祝福。這不,說波風水門到波動水門就到。”七號一轉頭,伸手摸了摸雛田的頭,道∶“幾年不見,咱家閨女都長這么大啦”

        s∶這幾天怎么都沒人吐槽了是你們被禁言了,還是我差不多要被封了


    本站域名變為  www.fbuwes.icu
  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投注比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