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報告夫人,總裁已躺平

    第754章 可千萬保重身體

        老一輩的人一向看中血脈,確定過鑒定報告后,廖老也慢慢冷靜了下來。

        在沒有發生之前那一系列事情之前,莊穆玄本身就在他孫女婿的候選名單中。年輕有為又潔身自好,風評一向不錯,聯姻之后更是能讓廖家如虎添翼。

        但家明那事一出,兩家不成仇敵都是萬幸了,哪想到還會有現在這出?

        廖老當然看得出來自己這個傻孫女一門心思撲在莊穆玄身上,以往還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現在肚子里都已經有了孩子,他要是再不出面,別人估計還得以為廖家人好欺負。

        他幾步上前,停在莊穆玄面前,氣勢半點不弱,“不知道莊少今天前來是何意,相信令尊一定教過你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的道理。”

        廖老面色嚴肅,暗含幾分不容置疑的意味,“不論如何,只要有有廖家在,別的恩怨都可暫且不提,但你必須對青青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負責。”

        莊穆玄神情倨傲地看了他一眼,語氣冷漠道:“一個孩子而已,算得了什么?況且,你以為我真不知道讓檢測中心遭到襲擊的幕后黑手是誰嗎?”

        他的語氣聽來耐人尋味,可廖老畢竟在商場上浸淫這么多年,扯起謊來也是面不改色。

        “我不知道你說的什么襲擊。”

        想到還在手術中的李姨,這話成功惹怒了莊穆玄,他面色陰沉地冷哼一聲,“廖老是聰明人,應該知道這次的事情再鬧下去對廖家不會有任何好處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既然能從你手里拿下城西的地,自然也能拿走其他的東西。”

        他直起身來,面色沉靜地理了理壓根就不亂的衣領,“相信廖老也不希望,祖輩辛苦打下來的事業就毀在你手里吧,否則將來百年之后,怕是沒有顏面去見先人。”

        以往交鋒時雙方都還留著最后的底線,這回卻是徹底撕破了臉皮。

        廖老幾乎被氣得吹胡子瞪眼,險些一口氣沒喘上來。廖青青被他這幅模樣嚇得一下就慌了神,只會在一邊哭哭啼啼的。

        人老了身體自然不比從前,好在守在一旁的助理以前也遇到過類似的狀況,趕忙去取了藥和溫水過來讓人服下,狀態才算是穩定下來些許。

        全程冷眼旁觀的莊穆玄笑笑,“廖老可千萬保重身體。”

        這次過來本意也就是為了警醒一下廖家人,既然目的達到了也就沒有再繼續留下的必要,況且他心里還記掛著凌華清,更是一秒都不想再多待。

        “你站住!”剛緩過一口氣來的廖老怒喝道。

        莊穆玄頭也沒回,“有何貴干?”

        廖老喘著粗氣,在助理的攙扶下顫顫巍巍地站起來,“這次的事情不會就這么算了的,你就是不想負責也得給我負責!”

        這話聽著威懾力十足,可落在莊穆玄耳中卻實在是輕飄飄的沒什么重量。

        “有這時間把屎盆子往無關人頭上扣,廖老倒不如問問你身邊的人,她肚子里孩子的父親究竟是誰。”丟下這么一句似是而非的話,他再沒多留,徑直趕回了醫院。

        莊穆玄一走,廖青青便感覺有一道眼神鎖定在自己身上。

        她本就心里有鬼,被廖老以這么探尋的視線盯著越發覺得如坐針氈,而在她堅持不下去之前,對方率先開了口。

        廖老屏退了其他人,看著狼狽不已的廖青青,恨鐵不成鋼地嘆了口氣。

        “青青,這里沒別人,你跟爺爺說實話,孩子到底是誰的?”他一向注重身體保養,剛被氣的那一下不免讓臉色差了幾分,整個人看起來像是一下老了十幾歲,

        縱使對莊穆玄絕無好感,但廖老也對此事存疑。

        廖青青剛才就在一旁,清楚地將兩人的對話都給聽了進去,被這么一問,嚇得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。

        她一開始不過是被jessica威脅才會想出這招的,本以為一切順利就能得到莊穆玄,卻怎么都沒想到會把廖家給牽扯進來。

        即使不怎么參與公司管理,廖青青也知道上次丟掉的城西那塊地給廖家造成了多大損失。

        現如今,爺爺又因為她而跟莊穆玄撕破了臉,如果讓他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莊穆玄的,一定會對自己大失所望。

        權衡之下,廖青青咬牙道:“爺爺,孩子就是莊穆玄的,我怎么會騙您呢?”

        像是為了增加可信度,她猶疑了一瞬,接著道:“而且那天晚上,我一開始并不是自愿的,是他忽然跑到我病房里來強迫我的。”

        廖老沒想到事情居然還有這樣的內幕,眉心擰成一個深深的川字,“你之前怎么沒說起過?”

        廖青青心中驚懼不已,卻還得勉強自己擠出幾滴眼淚,“我當時害怕極了所以壓根就不敢反抗,加上本來就傾心于他,我不想讓他有負面消息纏身。”

        “但是我沒想到……沒想到他在事后居然會翻臉不認人。”她像小時候那樣哭著撲進廖老懷里,“爺爺,您可以一定要幫我啊。”

        廖老對這番說辭深信不疑,實木制的拐杖在地上被敲得悶聲作響,心里是既無奈、又心疼還氣憤。

        他越想越覺得氣氛,蹭的一下站起身來,“備車!”

        哭得淚眼朦朧的廖青青抽噎著抬起頭,不解地問道:“爺爺,都這個點了,您要去哪里?”

        老人看著面前哭得喘不上氣來的孫女,語氣放緩了幾分,“別哭了,你好歹是廖家的人,怎么能由得旁人如此欺負?你爺爺我就是再沒本事,去給莊穆玄添點堵還不是易如反掌。”

        廖青青的表情不由僵住一瞬,有些心虛地道:“爺爺,其實……”

        不等她說完,廖老便出聲打斷道:“不用說了,你肚子里還懷著孩子就別操心這些事情了,在家好好養身體。”

        客廳中央掛著的全家福明晃晃就在眼前,偌大的別墅卻顯得有些冷清。

        視線掠過廖家明的臉,廖老面上多了幾分狠厲,“好你個莊穆玄,這次我們就新賬舊賬一起算,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。”


    本站域名變為  www.fbuwes.icu
  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投注比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