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鳳謀天下:毒妃當道

    一百七十九章:回書院

        第二天傍晚,歐陽珣早早地便去了皇宮。因為天還沒有黑,自己不好帶太多的人進去,所以身邊只有三個護衛。

        他按照云君給他畫的地圖的指引,很快就去到了那個密道。不過他也多留了幾個心眼,沒有靠近,遠遠地看著情況,選擇了一個比較好隱藏自己的地方,悄悄地躲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而皇帝的人,在歐陽珣進宮的那一刻就收到了消息,將這件事情稟告給了皇帝。皇帝好奇,也派人來了這個地方想看看歐陽珣要做些什么事情。

        結果,那個人來了沒有看到歐陽珣的身影,反倒是在尋找藏身處的時候,和歐陽珣擠在了一起。

        那人也是一個觀察不仔細的人,沒有發現眼前的男子就是自己要找的人,還覺得無聊,主動和歐陽珣嘮起嗑來。

        “這位兄弟,你是誰的手下呀?”他見四下無人,也沒有危險,便開始閑聊起來。

        聽到他的話,歐陽珣瞥了他一眼,沒有搭理。

        那人又管不住自己的嘴,自顧自地說了起來:“也不知道皇上是哪根筋不對,讓我過來這里盯著安南國的攝政王?人家是安南國那么重要的人物,怎么會跑到這個地方來。”

        聽到這話,歐陽珣心里一驚,沒想到大魏的皇帝竟然這么防備他。若不是現在碰到了這個有些傻的護衛,他還不知道自己已經暴露的事情呢。

        既然已經暴露了,他和真的皇帝也沒有什么談話的必要了。

        于是歐陽珣說道:“是呀,我的主子也讓我過來盯著歐陽珣。想我一把年紀的老骨頭了,當年是如何威風,現在也只能做這些年輕人不愿意做的活。”

        那人覺得自己好像是找到了知己,便完全打開了話匣子。

        “你的主子是誰呀?”他一臉好奇地問道。

        歐陽珣面做猶豫之色,不答。

        那人嘆了口氣,又道:“我的主子是教主,結果他卻讓我來聽這個小小的護法的話,我真的是太傷心了。”

        聽到又是教主,又是護法的話,歐陽珣提高了警惕。如果這個人是什么組織的人的話,怎么會這么輕易就把這些事情給說了出來呢?除非這個人,是真的很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一個很傻的人,又怎么會被一個組織給招進去呢?

        那人突然發現自己好像說出來的東西有些多了,急忙捂住自己的嘴。

        歐陽珣就這樣靜靜地看著他,也不說話,而是不停地在打量,在心里衡量這個人說的話的可信度。

        那人訕訕地笑笑:“這位大哥,我都說了這么多的信息了,您也告訴我一些唄。”

        看在這個人提供了一些消息的份上,歐陽珣終于開口了:“我的主子,是江夏郡王。”

        說完這句話,歐陽珣又閉上了嘴。

        那人一臉期待地看著歐陽珣,希望能夠聽到更多的消息,但是卻十分失望。

        他心里不甘心,又道:“你就說這么一點?”

        “你也沒有說什么呀。”歐陽珣反駁。

        “算了,既然你不告訴我,那我們也沒有聊天的必要了。哼,讓你一個人在這里憋死好了。”那人說著,雙手環抱在胸前,轉過了身去,不再看歐陽珣。

        歐陽珣看了看就藏在不遠處的三個護衛,朝他們使了個眼色,他們便一點一點靠了過來,然后打暈了這個人。

        看那人的樣子,好像皇帝只是派了他一個人過來。不過為了保險起見,歐陽珣還是離開了皇宮,帶著這個人去了云君那里。

        逃避了這么久的書院,云君總算又回去上課了。

        自從上一次小小的設計了云君一下之后,月華郡主便不再隱藏,而是直接表現出來自己對云君的討厭。

        云君對于月華郡主的反應,也是意料之中的,一點也不奇怪。

        不過,另外的一個人卻讓她大吃一驚。

        許久都沒有見過的容華公主,竟然來了書院。

        當然,經歷了不少事情的她,已經沒有了之前的任性與尊貴,看起來蒼老了許多,一點都沒有十多歲少女的樣子。

        云君看了一眼容華公主,緩緩走到了她的身邊,想要詢問一下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她還沒有來得及坐在容華公主身旁的椅子上,容華公主就爆發了。

        “滾。”她大聲喊道。

        云君被嚇了一跳,但更多的,是不解。容華公主到底是經歷了什么,怎么會變成了這個樣子了。

        她同樣十分好奇,容華公主都已經來書院上課了,但是皇后好像依舊沒有消息,這是容華公主去做了什么交易才換來的自由嗎?

        可是,她的問題,沒有人能夠回答。

        既然容華公主不愿意和她搭話,那她也不再自討沒趣了,而是自己回到了以前的座位上坐著,就這樣看著容華公主的一舉一動。

        這時她發現,容華公主,并不是針對她,而是針對所有人的。

        不管誰有要接近她的想法,她說的都只有一個字,‘滾’。

        這讓云君越發的好奇,容華公主到底是經歷了什么。

        她努力想了想,發現自己是不可能問容華公主的,那,也許還可以從李明德那里入手。

        便想著等一會兒下學了,回府去找云韻,讓她去探探消息。

        就在云君思索計劃的時候,明華也來了。

        她,明華,容華公主,月華郡主,都是許久沒有來上課的人。不過,明華,在大家的眼里,都是已經死了的人。

        所以她的出現,讓整個學舍里都變得雞飛狗跳起來。

        “啊!鬼啊!”一個膽小的女同窗看到了許久都沒有見到過的臉龐,嚇得從自己的書桌旁跳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云君聽到了這喊聲,看了過去,只見明華一個人,穿的十分的雍容華貴,然后笑意盈盈地朝著她走了過來。

        “你,這一次是沖著我來的?”云君開口問道。

        畢竟,明華好像一直都在盯著她看的樣子,讓她心里十分好奇。

        明華點了點頭。

        她也沒有搭理其他已經被嚇丟了魂的同窗,拉著云君就出了學舍。

        “是什么事?”云君不解。

        “也不是什么大事,就是想要和你談合作而已。”明華笑得無害。

        可云君總是覺得,明華好像是在算計著自己什么。

        見云君一臉疑惑的樣子,明華又開口道:“我知道,歐陽珣是你的父親,所以我是來和他談合作的。不過,我和他之前從來都沒有打過交道,便只能通過你這個女兒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他已經決定要去見皇帝了,你也不用再單獨過來找我吧?”云君已經把李明陽和明華還有那個皇帝歸在了一個陣營里面。

        明華拍了拍云君的肩膀,說道:“我不知道為什么,但是我可以確定,你和李明陽是不可能合作的,所以我想親自來確認一下。”

        “我是看他不順眼,但如果能給我足夠的利益的話,我不介意和他合作的。再者,你怎么就能夠確定,你此次過來找我,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呢?”云君冷笑。

        她自然是不會去幫助李明陽的,但是她更不愿意和既不知根也不知底的明華合作。

        “可是我也沒有想把你怎么樣吧,你怎么對我有這么大的敵意?”明華也不解。

        她又沒有利用云君去做什么事情,云君沒有道理這么防備著他呀。

        “因為我對你不了解。”云君也就實話實說了。

        但明華還是沒有能夠理解:“你對李明陽就了解了?”

        顯然,她不知道云君的前世,也就不知道云君對李明陽可以說得上是了如指掌的。

        “既然你不愿意和我合作,那我們也沒有談話的必要了,你快些回去上課吧。”明華說道。

        云君當即轉身就走,沒有再看明華一眼。

        明華沒有料到云君竟然走的這么爽快,心里有些不滿,便又大聲喊道:“不好了!云君被鬼抓走了!”

        云君的腳步頓了一頓,沒有搭理明華,繼續往前走著。

        可這確實給云君帶來了一些麻煩,不知道從哪里突然冒出了一個護衛裝扮的人,攔住了云君。

        “請問,您可是云君姑娘?”

        看了那個護衛一眼,云君茫然地點點頭。

        “是這樣的,剛剛我們聽到喊聲,說您被鬼抓走了。所以現在需要您配合我們,做一下記錄。”那人十分恭敬地說道。

        云君愣了愣,有些不太理解這個人說的話。做記錄?這又不是什么好事,怎么會需要做記錄呢?并且,她又沒有被鬼抓走,做哪門子的記錄。

        于是,她沒有管這個護衛,繞過了他,又繼續走著。

        可那人卻不死心,又一次攔住了云君:“姑娘請留步,這是書院的規矩,還望您不要為難我們。”

        他的話音剛落,就不知道從哪里竄出了一大群護衛裝扮的人,把云君團團圍在了中間。

        “你們這是想做什么?”云君大聲問道,一次來掩飾自己心里的膽怯。

        同時,她的手緊緊地握住了藏在袖中的短箭,若是要動手,便先發制人,逃了開去。

        可是,她的小動作卻逃不過這些護衛的眼睛。他們一下就發現了云君的動作,然后有兩個人直接拔出了劍。

        然后主動來和云君說話的那個人提醒道:“你最好不要對我們動手,你是打不過我們的。”

    本站域名變為  www.fbuwes.icu
  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投注比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