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狼抬頭

    第440章 缺錢

    其實像郝大師這樣一幅行頭,就和街頭算命大師沒啥兩樣。

    在唯物主義盛行的今天,還是有少部分人很迷信的,這其中有老一輩的,也有年輕人。

    迷信,信則有不信則無,信它,生活中不經意發生的很多事兒都能聯想到它,但要不信它,一切都是虛無。

    絕大多數受過中高等教育的都不信這玩意,但還是有極少數,特別信這東西,這一點,賭徒身上尤為明顯。

    某王姓氣功大師,傳說他一身氣功,還有巫術,傳的神乎其神,什么召蛇術啊都有,可邪乎了,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,這肯定是假的,是事先安排的,或是某種道具做得精巧,但還是有很多人信。

    在王姓氣動大師的朋友圈里,還不乏高層權貴,甚至一些國際企業家,他們也迷信嗎?顯然不是,很多人是沖著王姓氣功大師這個政治掮客的身份去的,也有少部分,是真的迷信。

    扯遠了,總之,信耶穌的別瞧不起信如來佛的,信釋迦摩尼的也別用佛教的眼光去看上帝。

    ……兩個多小時后,張軍在君豪酒店頂層接見了李遠山。

    在幾位律師以及專業人士的見證陪同下,張軍易九歌以及張浩文等同李遠山聊了很久,直到晚上十點多才基本談妥,隨即律師等人離去,而李遠山依舊被張軍“留在”君豪酒店。

    按理說,基本事兒談妥之后,李遠山可以走了,但出于對李遠山的安全考慮,以及為了不打草驚蛇,所以,依舊留著他在這呆著。

    君豪酒店依舊出于停業階段,但并影響張軍他們進入酒店,在酒店內談事兒。

    酒店頂層的呃某個套房內,張軍和張浩文兩人在此商量著。

    張軍手里捧著剛泡好的咖啡,沖張浩文問道:“李成輝那邊在跟進嗎?”

    張浩文點點頭,“在聊,這老小子態度有點模棱兩可,還在觀望。”

    張軍冷冷一笑,“還觀望?是待價而沽吧?”

    “肯定的,他作為億龍股東中李安遠親一脈,手里頭的股份又不多,也一直不被重視,是被邊緣化的人物,而且此人在董事會上和李安經常唱反調,李安估計也早想拿下他了,只不過礙于親戚面子,而李成輝自己肯定也有所察覺,所以,他的股份想出手是肯定的。”

    張軍喝了口咖啡,輕聲說道:“那就繼續跟進,加大力度,這個李成輝手里的股份雖然不多,但他是個標桿啊,能把他說通了,就能起到帶頭的作用。”

    “嗯,這點我明白。”張浩文嗲點頭,隨即又皺眉看著張軍,問道:“但是有一點,咱們這個生搶李遠山的股份,合法嗎?”

    “呵呵,有啥不合法的?”張軍一愣,隨即說道:“合理合法,在場也有那么多見證人的,雙方自愿,不存在暗箱操作,也沒有強迫一說。”

    “話是這樣說,但《公司法》中有規定啊,說是股權轉讓必須經過一半以上股東的同意,其他股東有優先購買權,咱們這……”

    張軍擺擺手,“這點你不用擔心了,我特意問過律師,這一條并非效力性規定,在不違反guo家或者公共安全的基礎上,這一條和虛設沒啥兩樣,即使上法庭打官司,他也告不贏!”

    “那就行,不過,這樣一來,就得燒錢了,咱們的底子比不了他啊,這一把干下來,經濟方面已經很吃力了,咱欠了老穆不少了,h融銀行那邊也欠了一大筆,tm的,這會還得繼續燒。”

    張軍聞聲心中一動,這一刻,他想到了張自強和孟云升,以泰和的經濟實力,千八百萬的,并不算啥大錢。

    但當初孟云升就那么一說,和他的關系也僅僅因為張自強這個紐帶,所以,張軍也不好張口。

    張軍眉頭微皺地說道:“錢的事兒,我來想辦法吧,你那邊再找幾個銀行,借點,此外,我再找找熟人。”

    “行,周江霖說和縣里的j行行長挺熟的,明兒找他問問。”

    “嗯,行了,那你早點去睡吧。”張軍笑著調侃說道:“聽說你最近和寧芊芊聊得挺好的,所以啊,這腎一定要養好,否則,日后影響夫妻和睦啊,哈哈。”

    聽到這話,張浩文頓時沒好氣得罵道:“滾蛋吧,我tm亞洲大表哥,這方面從來不擔心,一直是四十分鐘以上!相當的穩定!”

    “呵呵。”

    張軍一笑,隨即送走張浩文。

    送走張浩文后,張軍回到房間里,走到落地窗前,拿著手機又撥打了易九歌的電話。

    “喂,九歌?”

    “哎,還沒睡呢?”

    “是啊。”張軍輕聲說道:“剛和浩文談完,最近經濟方面很吃力啊,你那邊準備的怎么樣?”

    聞言,電話那頭的易九歌沉默一會,隨即才聲音很穩地說道:“咱們吃力,億龍也不好受,我查過了,億龍的負債率并不低,這些年李安把大量的錢都投在買地和擴張上,賬上的流動資金也不多,我估摸著,等億龍反應過來,他肯定會護盤,所以,他到時候很可能會把目光放到h北宜c那邊的公司。”

    “你是說,他會找李廣民?”

    “很有可能。”

    “行,那邊交給你了。”

    “穩妥!”

    說著,兩人掛斷電話,隨即張軍坐在沙發上抽了一支煙,低頭想了好久,又撥打了蕭峰的電話。

    “喂,……峰哥。”

    過了好一會,電話那邊才傳來蕭峰貌似還沒睡醒,還有點迷糊的聲音,“哪位……啊,小軍啊。”

    張軍舔了舔嘴皮,硬著頭皮說道:“峰哥,打攪你睡覺了哈。”

    “脫褲子放屁,不就是耍流氓嗎?”聞言,電話那頭蕭峰沒好氣地罵道:“醒都醒了,別扯沒用的,有屁就放。”

    聽到這話,張軍右手緊緊攥著手機,沒吱聲。

    “怎么了?有難處?”

    張軍還是沒做聲。

    “呵呵,缺錢了是吧?”電話那頭,蕭峰微微一笑,“行,你等我電話。”

    說著,蕭峰直接掛斷電話。

    掛斷電話后,蕭峰披上一件外套,站在臥室窗前,就撥打了公司財務的電話。

    www


    本站域名變為  www.fbuwes.icu
  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投注比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