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南宋異聞錄

    第201章 一誤入蓬萊

        白素發現自己迷路了。

        其實她的方向感很好,雖說在蒙家嶺上居高臨下看到的周圍地勢全貌,一旦身入其中,就很容易迷失方向,但是走南闖北去過無數地方的白素相信自己仍能準確地辨別方位。

        但是她忽略了兩點,一:這是夜里。

        二:這里的星辰不是她所熟悉的那個時空所能見到的星辰,所以指向作用完全消失了。

        白素只能沿途做著記號,悄悄向前探索。

        既然已經迷了路,她現在要做的就是離蒙家嶺越遠越好,這樣一旦蒙家的人發現她逃走了,也來不及追到她。

        待到天明,她自然能從地勢辨別出準確的方向。

        白素獨自一人,卻并無懼怕之感,反而有一種飛出了牢籠的感覺。

        可是就在她獨自一人享受著這黑暗中的寂靜的時候,她突然發現了一點燈光。

        就在這深沉的夜里,耳邊響著一起一伏的濤聲,一點燈光突然就出現在了前面。

        夜色太深了,那燈光散開來,就像被吸進了如墨的夜色,只有那一盞燈,冉冉地飄移著。

        白素立即提起了小心,卻也同時加快了腳步,飛快地跟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白素追得近了,才發現那是一個提著燈籠的人,接著她又發現,提燈人背后似乎還跟著一個人,兩個人都沒說話,前邊的人提燈照著腳下,后邊的人緊跟著前邊的人,一前一后,默默地前行。

        白素悄悄跟了上去,在這深更半夜的時候,居然有這樣兩個詭秘的人出現,一定是有什么詭秘的事情。

        前方兩個人慢了下來,然后他們彎下腰,仿佛鉆進了一個洞穴。

        白素停住腳步,抽出短刀,在旁邊的樹上留下記號,握著刀,悄悄地躡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這是一片探出海岸的懸崖,崖下怪石嶙峋,有浪濤拍岸,但是聲音比之外邊大海上,則要輕微了許多。

        白素摸黑走到剛才燈火消失處,這才看清眼前是一個洞口,洞口和周圍的夜色些許的顏色差異叫她辨認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這里居然有一個洞?

        白素更加好奇了,她把刀刃貼著手腕,擺出一個隨時可以出手御敵的姿勢,悄悄鉆了進去。

        這洞不是天然的,悄悄伸手摸去,四下不是潮濕不平的巖壁,而是光滑溫潤的木板,白素雖然拈著腳尖,也能感覺出腳下不是堅實的地面,應該也是鋪著地板。

        什么人會在海浪掏空的崖石下邊,建造這么一個龐大的木屋?

        為什么里邊一盞燈都沒有?

        剛剛那兩個人究竟是什么人,他們究竟要干什么?

        白素愈發地好奇了,她揣摩著前行,腳尖突然觸到了什么東西,蹭了一下,居然是臺階,白素摸索了一下,一面是板壁,一面有扶手,果然是一具梯子,白素立即矮了身,向上走去。

        白素走到樓梯拐角處,正要繼續向上摸索,忽然感覺遠處“砰”地一聲響,白素頓時心中一緊:“洞門被關閉了?”

        緊跟著,她聽到一陣吱吱嘎嘎的摩擦聲,就好像是有人拖著什么大型器具從木屋外經過,摩擦著木屋墻壁造成的刮蹭碰撞聲,以致于建在水上的整座木屋都微微起伏搖晃起來。

        白素立即坐了下來,她坐在石階上,一手持著短刀,一手抓著欄桿.,也不知過了多久,摩擦碰撞聲沒有了,但是木屋的起伏顛簸的感覺卻變得更大了。

        不對勁兒……難道……難道這不是木屋,而是……白素心中突然升起一個古怪的想法,她顧不得多想,立即摸索著樓梯欄桿向上爬去。

        樓梯到了盡頭,迎面是一面木板,白素把短刀叼在嘴里,雙手在木板壁上摸索了一陣,居然摸到一個把手。

        白素試著推了推,沒動,又橫著一拉,開了!那不是板壁,那是一個障子門,障子門被她拉開,昏黃的燈光突然就映進了眼簾。

        白素瞇了瞇眼睛,再張大,然后……就看到一團“古怪之物“。

        這是一個不大的屋子,桌上擺著一盞燈還有幾盤酒菜。

        但這不是最重要的,最重要的是,屋子里還有一個男人,一個沒穿衣服的男人。

        他濕漉漉的長發披散著,有著六塊腹肌的健美壯碩的身子不著寸縷,就那么大馬金刀地坐在椅子上,雙手捧著一塊不知什么獸肉的煮蹄膀正在張口大嚼。

        白素站在樓梯上,障子門一拉開,先看到的就是桌下那赤著雙腳、雙腿大張的身子,那一團羞物看了個清清楚楚。

        白素頓時呆住了,小嘴緩緩張開,短刀吧嗒一聲,掉在了門檻上。

        宋詞剛剛撕下一大口肌肉條理分明的烤麋鹿肉,正想大嚼兩口,就看到障子門開了,一個只看眼睛就已嫵媚得一塌糊涂的勁裝女子,在門口露出半個身子。

        宋詞也呆住了,他本以為這個秘室里只有他一個人,他甚至以為這條船上根本就沒有女人,眼前這人……是誰?

        直到白素驚訝地張大了嘴巴,短刀掉到地板上發出聲音,宋詞才突然清醒過來,糟糕!我沒穿衣服!宋詞一下子跳了起來,迅速沖到床邊,一把抄過褲子,忙不迭地就往腳上套。

        船首狹窄的空間內,兩個黑袍人靜靜地坐在里邊,面前一根鐵管傳來三長兩短五聲敲擊,其中一個黑袍人沉聲道:“我們已經穿過了徐家的海上巡弋船艦范圍,把船升起來!“另一個黑袍人拿起一個小錘,在面前那根鐵管上敲了三短兩長五記敲擊聲,底艙六個赤膊大漢立即扳動開關,船體外側的絞輪將懸掛在底艙外的巨大石塊的繩索一一絞斷,渾圓如繭的船體轟然一聲躍上了水面。

        船艙里,穿著犢鼻褲,裸著上身的宋詞“嗆“地一聲拔出短劍,緊張兮兮地指著白素:”你是誰,你為什么在這里?

        “白素的目光從宋詞結實的胸肌上落到那口短劍上,頓時雙眼一亮:“咦?

        你這是龐培短劍么?

        我以前也有一把。

        “宋詞警惕地道:“什么龐培短劍?

        你究竟是誰?

        “這個世界的人都是來自祖地的后裔,華夏人可以出現在這個世界上,拂菻(羅馬帝國)人當然也可以出現在這里,這個人手持龐培短劍,那么……曾經去過拂菻(羅馬),還跟當地貴族有著良好關系的白素剛想好怎么拉近乎吹牛皮,可她還沒等開口,船就突然從海面之下轟然升起,兩個人都站立不穩,“哎喲“一聲,就向對方撞去。

        半空中眼見那劍要刺中白素心口,宋詞急忙甩手擲出短劍,被彈上半空的白素一把抱住了他,白素在上,宋詞在下,一起跌到那張床上,”嘩啦“一聲,床被壓塌了。

        船首,發號施令的黑衣人露出了一絲微笑,道:“打開艙蓋,升起船帆!我們去蓬萊帝國!”


    本站域名變為  www.fbuwes.icu
  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投注比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