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返回: 重生完美神豪

    第九十四章 初次見面

        “難道凡妮莎看出了自己的膽怯,怕自己太自卑,所以故意撒謊了?”

        程越只能這么想。

        要知道,現在可是共和國時代。

        就算是過的比較滋潤的法國貴族們,也很少有請陪讀和生活管家的。

        現在的法國貴族,基本上只剩下一個名號。

        至于他們的領地和產業。

        要么因為經營不善賣給了他人。

        要么轉型成功,成為一個合格的商人。

        如果是早早賣掉產業,踏實工作的還好一些。

        最慘的就是一些經營不善,還不自量力,放不下身段的那些貴族。

        曾經的身份曾帶給他們無上榮耀,以至于他們不需要謀生,自然有花不盡的錢財,所以隨著新時代的展開,曾經只能做傭人的人才開始出人頭地,大部分歐洲貴族不懂企業管理,或快或慢,幾乎都開始落魄。

        拍賣行每年拍出那么多藏品,絕大多數都是這些破落貴族拿去拍賣的。

        因為他們舍不得自己的酒莊,舍不得自己的古堡。

        每年維護和經營這些東西需要耗費巨量的錢財。

        這些錢從哪里出?

        只能靠賣賣賣了。

        程越本以為現在的凡妮莎還沒有出人頭地,以她現在落魄的家庭條件,或許可以從她家人那里打開局面。

        可是現在看來。

        完全弄反了。

        這時候,凡妮莎已經她坐進車里。

        一輛乍看普通,但是從輪胎和發動機咆哮聲中,就可以明白這絕對是一輛重度改裝的商務車。

        程越這才想起要追上去。

        “喂喂,凡妮莎。”

        他情急的喊了兩聲。

        可惜此時恰好有校車從學校里開出來,擋在兩人之間,凡妮莎并沒有聽到。

        不過有其他人聽到了。

        跟凡妮莎一同走出學校的幾名同學往程越這邊看了一眼,竊竊私語說著什么。

        程越沒有注意到他們。

        眼看奔馳商務已經往前開走,他趕緊鉆進一直在旁等待的計程車,讓司機追了上去。

        經過十幾分鐘的追蹤,兩輛車一前一后停下。

        這是一棟古老的別墅建筑。

        位于塞納河畔,距離戰神廣場很近。

        早上一覺醒來,站在三層臥室外的陽臺上伸個懶腰,就能看到聳立在廣場上的埃菲爾鐵塔。

        院子里郁郁蔥蔥,栽滿了園丁靜心打理的綠植。

        這里當然不會是普通的鋼琴教室。

        程越憑借精密視覺看向門牌。

        psbss

        菲利浦羅貝路易帕杰斯

        這是鋼琴大師理查德克萊德曼的原名。

        程越后知后覺。

        他早該想到了。

        如果凡妮莎真是落魄貴族的孩子,怎么可能從小接受理查德克萊德曼這樣的大師親自指導?

        要知道,這種級別的鋼琴大師,通常不會收年齡太小的弟子。

        想要找他拜師的人力,光是演奏級的天才就有很多,他們哪有時間去帶一個未來不確定的孩子?

        除非是恩人家的孩子。

        或者給的錢讓人無法拒絕。

        不管是哪一種可能,凡妮莎的身份都不會太簡單。

        “唉凡妮莎你個小騙子,可把我給騙慘了。”

        程越苦笑搖頭。

        不過不管她是什么身份,既然十幾年后可以愛上自己,現在也肯定有機會。

        現在最大的問題是。

        凡妮莎出入車接車送,有陪讀還有生活管家。

        自己怎么扎機會接觸他?

        “對了,鋼琴。”

        程越眼前一亮。

        如果自己也成為理查德大師的弟子,不就可以天天跟她在一起了?

        以自己的雙手控制和絕對音感,相信理查德應該不會拒絕自己這種天才,實在不行給他個幾十萬歐元學費,他總不可能還拒絕吧?

        程越這么想著,就打算直接進去問問。

        結果一回頭,猛地發現一只大手出現在面前。

        下一秒。

        程越雙眼一蒙,昏睡過去。

        也不知道過了多久。

        程越昏沉沉睜開眼。

        發現自己被綁在一張凳子上。

        面前是一名身著背心,肌肉虬實,帶著墨鏡的寸頭大漢。

        “完了,被綁架了?”

        程越心里咯噔一下。

        在法國住過大半年的他,很清楚這個地方要多混亂。

        事實上很多旅游城市都與這種弊端,各種小偷小摸隨處可見,尤其是華人喜歡帶現金上街,在巴黎,幾乎每天都有華人被搶的事件發生。

        可那一般是發生在北郊93省,在小市區里很少會碰到這種情況。

        自己還真是走運啊。

        哪怕程越兩世為人,被綁架這種事還是第一次遇到。

        他壯著膽子問道:“你好,請問您沒有什么要說的嗎?”

        一般針對華人的綁架,只是為了圖錢。

        但是眼前這位寸頭壯漢好像有點不一樣。

        只是坐在程越對面,墨鏡后邊的雙眼緊緊盯著他,并不說話,也沒有其它動作。

        “那個”

        程越還待提問,對面的房門突然打開了。

        身材爆炸的職業裝女性走在前面,護在門的旁邊,然后程越日思夜想的那人的縮小版,邁著優雅的步伐從外邊走進來。

        寸頭壯漢起身,恭敬的站在一旁。

        凡妮莎則是在他剛才的位置上坐下。

        像一個教父一樣仰靠在沙發里,對她的關鍵的道:“梅拉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小姐。”

        “問問他是誰,為什么要跟蹤我。”

        “是。”

        身材爆炸的女管家還沒開始提問,程越已經主動說道:“我會法語。”

        凡妮莎哦了一聲,認真問道:“那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。”

        她的表現一點都不像一個十四歲的孩子。

        不過這才是程越認識的她。

        要強,認真,膽大,喜歡挑戰。

        程越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跟她第一次見面,心里感慨的同時,聲音也變得有些哽咽。

        “凡妮莎,我是”

        “我叫程越。”

        程越心有些亂。

        沒有經歷過這種失而復得感情的人,恐怕難以理解這種感覺。

        “你認識我?”

        凡妮莎好奇道。

        程越使勁點頭:“認識,非常認識。”

        凡妮莎好笑的攤開手:“可我不認識你,難道我失憶了?”

        “是的,你不認識我,不過你會很愿意認識我,因為我會做很好吃的中餐,當然西餐也可以,不過我知道你會更喜歡中餐的味道。”

        凡妮莎咯咯笑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笑夠了才道:“你可能搞錯了,我對那些油膩膩的,好像叫炒菜對吧?”

        身旁的女管家認真點頭:“是的小姐,中式炒菜。”

        凡妮莎不屑道:“說實話,我試過很多炒菜,可惜沒有一道菜和我的胃口,怎么說呢,大國的食物名不副實,就像在吃垃圾。”

        國外的中餐館確實味道不怎樣。

        主要是兩個原因。

        一是入鄉隨俗的亂改。

        二是廚師的不專業。

        別說凡妮莎,程越也吃不慣國外的中餐。

        好多中餐館除了菜品的樣式像一點,根本沒有中餐該有的味道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炒菜。

        歐洲人喜歡用橄欖油炒菜,而橄欖油有加熱會膨脹的特點。

        所以如果是按照同樣的比例炒菜,用橄欖油炒出來的菜就會顯得特別油膩。


    本站域名變為  www.fbuwes.icu
    本站小說txt下載無須注冊,即下即看!



    所有小說由網友上傳,如有侵犯版權,請來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處理。











    投注比例